🔥香港曾道人特码玄机网-腾讯网

2019-09-23 15:18:28

发布时间-|:2019-09-23 15:18:28

用完中餐时间已经是一点多了,时间跟计划时有出入,所以接着赶路,沿着河谷往上游河边小路走,来到了水库,因为是雨天,水库河水有点急,不过还是很顺利踩着石头安全过了河继续向前进发。装备什么的全部放在外面来压着帐篷边,风太大了又有小雨,感觉就要被吹起来,5个人钻到一个又人帐里缩成了一团在里坐着,只有这样才能使体温好点。船底顶归来已经有3个月了,但作业一直没写,总觉得缺点什么,所以今天补上。同时也早早地准备好了要用的物资和攻略,当然交通工具依然是我们一直支持的公交和火车。不仅仅是因为天气,还有其他山友出事了,这就是下撤的命令。那是13年元旦,之前一直听说船底顶的风采,所以我们提前一个月做准备。地图攻略用A4纸打印的,在小雨的湿润下早已慢慢模糊起来,为了防成一,我早它拍在后机里,确定路线后继续前进。脚踏实地,我们继续前行,大约到达四千六百米的时候,雪已经铺满了道路,这里距离传统的雪线还有三百米海拔,雪地里行走没有冰爪将危险重重。此时天才微微亮,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我想再等一会,等天气变好一点再走。之后又有七娘山探路被迫露营,也许会有很多朋友觉得准备不足,意识薄弱引起的,但突发情况总会是有的,这种情况总会一直伴随着我们左右,此次船底之行也不例外。

参与本次自助活动的有老杨(杨大哥,我们的领队)小洋(主要负责此次路线攻略)还有两位美女西西杨杨以及我。2013我们一起走过的船底顶很久没来论坛了,这里户外的气氛依然高涨。些次路线和攻略主要由小洋和老杨负责,每次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时,这项工作也是很头疼的事。雨小了很多,因为之前看天气预报不会有大雨,和考虑到包体积问题,不想再给40斤的背包增加负担,所以我们只备了一次性雨衣,最后发现包太大根本包不下,所以只能包着背包,我干脆穿着,因为包有防水功能,这些雨不至于包内的东西湿掉。

到底有多冷看看帐内西西鞋带就知道了。

HAPPY的时光才刚刚开始。而我们的装备丢的到处都是,鞋子、背包、登山杖,都结上了厚厚一层冰。加快脚步看前面有没有好的地势可以扎营,穿过一片树林又是一个陡坡,风越来越大,那时开始已经冷得有点受不了了,最后看到前面出现一个U型山口,那里是没办法扎营的,那里是风最大的,我们决定越过U型口到右边半山腰那背风斜坡扎营,此时此刻是进退两难,天已经黑了,手电也开始用上,最主要的是冷,说真的我宁愿零下跳到水里也不愿站着吹这么大风,我们5个人都冷得僵硬了,赶快拿出一个帐篷,5人合力支了起来,但手不听使唤了,好冷真的好冷,我当时只知道我的手指已经没感觉,没有办法拿好一支棍子,其它人我想都是同样的情况,五个人花了10分钟来支一个帐篷,这个时间对当时的我们来说真的太长了,估计再呆多10分钟没支好估计真给冻死不成。我完全清楚上述免责条款内容和后果,并已通知家人和征得家人同意之后,签署上述免责声明。多么贤惠的姑娘!“怎么会迷上你我在问自己我什么都能放弃居然今天难离去你如此美丽而且你可爱之极我的灰姑娘”6)踏雪哥还在喝酒,他是我们队里生活经验丰富、成熟稳重的老大哥,认真、担当,总是陪伴在最后的左右,给予我们教练组坚定的力量。

“那天花园客栈”里,波姐亲自下厨,我们从七点半一直喝到凌晨......2以下为部分片段:1)波姐摇摇晃晃的拿着酒盅走过来说,没有酒了,舀不出来了,请小虎教练帮忙,小虎教练展现出他和泡酒的缘分,硬是在缸底里继续舀出至少两斤。

不仅仅是因为天气,还有其他山友出事了,这就是下撤的命令。

同时也早早地准备好了要用的物资和攻略,当然交通工具依然是我们一直支持的公交和火车。

雨小了很多,因为之前看天气预报不会有大雨,和考虑到包体积问题,不想再给40斤的背包增加负担,所以我们只备了一次性雨衣,最后发现包太大根本包不下,所以只能包着背包,我干脆穿着,因为包有防水功能,这些雨不至于包内的东西湿掉。

我们蹲了一晚的5个帐可怜的背包,全给结成冰粘在一块了。

即使当时情况比较艰难,老杨时而说些轻松的话题来放松下心情,老杨是东北汉子,低温天气对他来说习已为常,所以当时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我知道它的凶险,如果你不是在合适的季节里来到这里,那么在长长的三百米高差的大石板路上,你将遇到薄薄的冰,它既承受不了你冰爪的抓力--比如一两毫米厚的冰面--却又能完全让你的登山鞋鞋底毫无抓地能力,除此之外,在四千九百米往上的地方,又是一个落差达三百米的雪坡--如果在冬季,它表面的雪很可能被吹走,亮出下面的硬冰,延伸300米海拔高差,这一段如果发生滑坠,登山者将一坠到底、回天无术。

我知道它的凶险,如果你不是在合适的季节里来到这里,那么在长长的三百米高差的大石板路上,你将遇到薄薄的冰,它既承受不了你冰爪的抓力--比如一两毫米厚的冰面--却又能完全让你的登山鞋鞋底毫无抓地能力,除此之外,在四千九百米往上的地方,又是一个落差达三百米的雪坡--如果在冬季,它表面的雪很可能被吹走,亮出下面的硬冰,延伸300米海拔高差,这一段如果发生滑坠,登山者将一坠到底、回天无术。

凌晨5点半大家早早就起床洗刷吃早餐收拾好行囊6点就匆匆忙忙就出发了,些时依然下着小雨。听司机大哥说顺路到他住的村子,我们可以到那再走会省一段水泥路,可以把我们送到村子那这样可以省去走前面那段水泥山路,这样也为我们后面争取了时间,小面包摇摇晃晃经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瑶族小村,司机大哥人很好,因为天气比较冷,还在家里送了我们生姜驱寒,下了村子小坡左拐进入泥路正式开始了我们的船底之行。

第二天早晨起来,雨基本停了,风也没那么大了,大家都给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四周围的山头都是白色一片,昨天的枯草都变成了银白色冰棍,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犹如所有山头都给披上了银衣,一夜没睡,虽然很困,但看到此景大家一下子都兴奋了起来,非常美丽。能在这深山中吃到炖鸡真是有口福了。

过了水库大概200米后往右边岔口直接进入小盘山路,也就是峡洞方向,上山大概几十米后发现又有岔口,在盘山小路的右边有个岔口直接向山,比较陡,但看样子是比较成熟的路线,这是一条捷径,上升几十米后发现又跟原来的小盘山路会合,我们继续走捷径小路直冲山顶。

即使当时情况比较艰难,老杨时而说些轻松的话题来放松下心情,老杨是东北汉子,低温天气对他来说习已为常,所以当时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此时天才微微亮,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我想再等一会,等天气变好一点再走。